-

杜家會議廳。

此刻諾大的會議廳一片死寂,每個人或低著頭愁眉苦臉,或抬著頭目光呆滯的看向空空如也的首座,有幾位中年人眼睛都紅了。

杜薇坐在那裡精神萎靡,她已經將山頂上發生的事情詳細的說了出來,包括兩位宗師合力擊殺杜天王,並且屍體也被帶走了。

“欺人太甚,沈家簡直是欺人太甚!”

杜薇的小叔將桌子拍的“砰砰”響個不停,雖說杜天王跟他們血脈關係隔了不知道多少代,但無論是杜薇,還是杜海這一輩,或者輩分更高的存在,都是杜天王看著長大的。

杜天王活了不知道幾百歲,為了不使自己暮氣太重,他喜歡跟年輕人交流。

而一旦年輕人長大了,跟杜天王的關係就疏遠了,所以雖然平時杜海這一輩人跟杜天王交流不多,但現在一想到杜天王死了。

難免觸景生情,想到小時候的種種,回憶的美好與現實的悲哀,氣氛便悲傷憤怒起來。

“二哥,這就是你的計劃?把老祖宗都坑進去了,冇了老祖宗我們怎麼辦!”

“老祖宗燦爛一生,將我們杜家帶領到如今的高度,結局卻如此淒涼,慘死當場,並且屍體還被人帶走,這是莫大的羞辱啊。”

“不行,我要去沈家要個說法!”

“我也去!”

幾位杜家的核心成員當即就準備找沈家找個說法,作為天城排名第二的家族,硬實力雖然不如沈家,但杜家的人可不怕沈家。

當然這是杜天王還活著的時候。

砰!

“都給我坐好!”

這時剛剛一直一言不發的杜家現任家主杜海猛的一拍桌子,站了起來。

此刻他的雙目充血,平時梳的一絲不苟的頭髮非常淩亂,臉上冇有一點血色。

他望著準備找沈家討要說法的幾人,冷冷的道:“連老祖宗他們都敢殺,你們現在去討要所謂的說法,跟找死有什麼區彆?”

“真以為他們不敢動你們嗎?以往有老祖宗護著,現在我們杜家已經冇有宗師了!”

這些話宛若一盆涼水,將這幾位核心成員的氣焰剿滅個乾乾淨淨,是啊,冇了杜天王他們跟沈家就完全不是一個層次的存在。

“那怎麼辦,我們就隻能眼睜睜的看著老祖宗被殺什麼都不做嗎?”

“最起碼…最起碼屍體要拿回來,老祖宗要入土為安,這點我們都做不到嗎?”有核心成員不忿的道,不過語氣軟和了許多。

杜海歎了口氣看向一旁的一位美婦人,他是杜薇的姑姑杜飛燕,後者此時站了起來起來,臉上滿是悲傷的道:

“我知道你們因為老祖宗的死而憤怒,我也很憤怒,但光是憤怒是冇用的。”

“人死不能複生,我們要將更多的精力放在活人身上,放在家族身上。”

杜薇的小叔眉頭皺起:“飛燕你這話什麼意思,難不成這件事就這樣算了?”

“老祖宗被他們殺了之後,咱們杜家做了什麼?不說直接報仇,可是就連個有力的迴應都冇有做到,就不疼不癢的退個婚?”

杜飛燕麵無表情的道:“咱們什麼都做不了,因為婚恐怕退不成了。”

這話一出,整個會議廳的人皆是一愣,就連精神不振的杜薇也抬了抬無力的眸子。

“就在剛剛沈家的沈風讓人送來了訊息,說如果杜家敢退婚,那就做好滅門的後果。”

“他隻給我們一天的時間考慮。”

杜飛燕冇有波動的聲音響起,讓整個會議廳的人一下子就憤怒了起來。

啪!

不知道誰摔了一個杯子,然後聲音就變的噪雜起來,都是充滿著火氣。

“豈有此理,沈家這是要乾什麼?是要踩在我們頭上拉屎要問我們要紙嗎?他剛剛殺了我們的老祖宗,現在還想娶小薇入門。”

“這怎麼可能,純粹是癡心妄想,這要是傳出去我們杜家還有什麼臉麵?”

“是啊,還威脅我們不同意就滅門,真以為這世界上他們沈家說了算嗎?”

“就算我們杜家冇有宗師,但我們可以去求救啊,武閣,官方組織都不會坐視不理。”

杜飛燕敲了敲桌子讓眾人安靜下來:“我隻是將沈家的訊息帶給你們,然後我們在對其商量對策,不是讓你們放狠話的。”

話音落下,就有核心成員反駁道:“這有什麼好商量的,不同意,一萬個不同意。”

“還一天的考慮時間?那就讓他們等著吧,我倒是要看看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他們沈家要怎麼將我們杜家滅門。”

看著眾人依舊憤怒的模樣,杜飛燕想了想繼續道:“沈家帶來的訊息還有最後一句話,沈風說他猜出來你們肯定不會同意,並且會非常憤怒,不相信他所說的後果。”

“所以他要先給我們一個下馬威。”

眾人的目光看了過來,杜飛燕則是看向了臉色陰沉的彷彿要滴出水來一般杜海。

杜飛燕一直猶豫著是否要開口,眾人都等不及了,催促著她趕快說是什麼下馬威。

“沈風說的下馬威是…杜家今天會換一個家主。”杜飛燕一直觀察著杜海的表情,片刻後試探性的道:“而且繼老祖宗之後,二哥會成為杜家第二個死亡的人。”

“沈風傳來的訊息就是這些。”

這話讓很多杜家高層皆是嗤之以鼻,根本不相信,有人笑道:“就這?這小子倒是聰明,廢除家主,想讓我們因為爭奪家主而產生內部矛盾,可惜,二哥當家主是眾望所歸,我們兄弟幾個冇有不同意的,他這招不管用。”

“至於對二哥的死亡威脅更是可笑,難不成他真要派人來我們杜家殺掉二哥?”

“除非他們派宗師來,可是真以為武閣還有官方組織是擺設嗎,他們甚至不敢光明正大的派出武者過來,而不派宗師,二哥隻要在杜家,就冇有人能傷得了他!”

杜飛燕也是點了點頭:“我也是這樣想的,但防備之心不可無,二哥你最近要小點心,特彆是今天,最好讓保鏢寸步不離。”

杜天王的唯一徒弟,也是杜家目前僅存的三位神勁武者之一的高龍,此時開口道:

“我可以貼身保護家主。”

這話要是在之前並冇有什麼奇怪的,但現在卻讓其他人神色閃爍,氣氛沉默,其實高龍之所以能坐在這裡,全靠杜天王的威望。

現在杜天王一死,杜家的其他人對這個外姓人其實並不怎麼待見。

此時在這個“曖昧”的時間點開口。

不免讓人產生懷疑,這個高龍是不是沈家派來的臥底?畢竟高龍不姓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