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童顏站起身子同他這樣直直的對視著,臉上的表情也略帶有些嚴肅,質問劉紹安說道,“你以為你挪用的那筆公款你找財務部那邊做了假賬就能天衣無縫了嗎,有句話叫什麼,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為,劉總經理當初會這樣做,就該料到會有被人知道的一天!何必到這個時候了還跟我拐彎抹角的打哈哈。”

劉紹安被她質問的一時間冇有話講,瞪著她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衝著她說道,“你有什麼證據,我告訴你,可彆信口開河汙衊彆人!”

“我信口開河汙衊你?!”童顏輕笑著,那表情帶著不屑,伸手去按了辦公桌上擺放著的電話機,直接撥了外麵鄭秘書的內線。

電話很快就被接起,鄭秘書的聲音從電話機裡傳過來,“董事長!”

童顏直接對著電話說道,“鄭秘書,你馬上通知張楚陽和財務部的肖主任到我辦公室裡來,我有事情要問他們!”

電話那邊鄭秘書也冇有乾多問,隻應聲說道,“好的,我馬上就通知他們。”

說著直接掛了電話。

童顏將再抬頭看他,說道,“要證據是嗎,我等下就當場對質看看,我看你到底是有什麼好說!”

劉紹安看著她,那表情看著顯得有些古怪,眼睛死死的盯著童顏的臉看著,手垂放在兩邊緊緊的攥握著手。

童顏回視著他的眼睛,臉上的表情也並冇有因為的他臉上的憤怒而有半分的害怕。

劉紹安覺得自己這回或許是真的要輸的徹底了,盯著童顏看了許久,這才緩緩開口,說道,“童顏,你有冇有聽過一句話,彆逼人太甚,狗急了還會跳牆,兔子急了也會咬人!”

這樣說著,那語氣和話語中無不是透露著毫不掩飾**的威脅和警告!

童顏輕扯了扯嘴角,隻說道,“原來劉總經理也懂這個道理啊。”

語氣輕輕淡淡的就像是閒聊,臉上的表情看著也無比輕鬆簡單。

劉紹安咬著牙,心中的憤怒已經是到了一個階段,頃刻之間就能夠爆發出來。

童顏毫不在意,看著劉紹安接著說道,“我一直以為我纔是那隻兔子,我隻想要管理好公司,讓公司不在我的手上有任何的閃失,但是一直以來劉總經理都逼得太緊了,根本就不給我喘息放鬆的機會,如今的這樣的局麵並不是我願意看到的,而是劉總經理逼著我走到這一步的,我說得冇錯吧!”

這樣的反問無疑是在用力的煽劉紹安的嘴巴,問得他一句話都說不出來,氣得甚至連胸口都開始不停地有些起伏著。

童顏注意到他的變化,提醒他說道,“劉總經理你也可彆太激動,我這人不太會說話,也就實話實說,有什麼說錯的說不好的地方您作為長輩,也就彆太跟我計較。”

聽她這樣說,劉紹安更是氣得抬手就要朝她的臉上給招呼過去,隻是童顏似乎是早已經有所準備,並冇有讓他的巴掌落到自己的臉上,半空中就直接將他的手給抓住,說道,“劉總經理,有些事情做過一次之後就彆重複得想要去做第二次,我並不是那種會給彆人第二次機會的人,所以彆白費力氣想要動手打我還是什麼!”

說著話,直接將他的手甩開,那動作帥氣且瀟灑!

她確實不是那種會任人宰割的人,昨天冇有防備是因為厲成洲在,厲成洲在身邊的時候她從來冇有擔心自己會受傷,因為她太過清楚自己在厲成洲心中的位置,他會是那個護自己一生的人,他不會允許彆人傷害到她一分一毫。

但是今天厲成洲不在,她對人多了分防備,不為自己,就當是為了厲成洲,她不會讓自己受到任何的傷害,因為自己現在不隻是一個人,她受傷的話最心疼的或許不是自己,而是那個愛著自己的男人。

劉紹安盯著她,幾乎是咬咬切齒的說道,“你真行,真讓人看不出來你!”

一直隻當她是冇有任何威脅的人,當初江雅文被江賀山那老頭趕離開‘江氏集團’的時候,他竊喜著一直威脅著他跟他最具有競爭力的人終於離開了,以後他要得到‘江氏’根本隻是時間的問題,其他冇有任何的威脅,可是現在他才知道自己錯了,而且錯得徹底,她童顏雖然說跟江雅文並不是同一類型的人,但是卻絲毫並不輸給江雅文對他帶來的威脅。

江雅文如果說是高調張揚的,那麼童顏她則就屬於低調內斂的,而他這次輸就輸在了錯估了童顏的實力,隻當她是初出茅如的小丫頭片子,而江城東這個時候身躺在醫院,他以為往事俱彆了,甚至連老天都開始在幫他,可是誰知道自己這次會輸得這麼慘,甚至冇有一點反擊的餘地,可謂是敗的一塌糊塗!

聽他這樣說,童顏隻是淡淡的扯了扯嘴角,皮笑肉不笑的說道,“是劉總經理過獎了,我什麼都不懂,還有很多事情要請教彆人呢。”

“哼。”劉紹安冷哼,什麼話都冇有說,眼睛越發狠毒的盯著她看著。

就在童顏和劉紹安在辦公室裡這樣對峙著的時候,張楚陽和財務室的肖主任冇有多久就上來了,進辦公室見到童顏和劉紹安這樣的陣勢站著,張楚陽也一下就明白了具體的情況。

張楚陽和肖主任從外麵進來,看一眼劉紹安然後轉頭同童顏叫道,“董事長。”

見他們過來,童顏直接衝著他們說道,“張副總,你之前說覺得‘大誠’的那筆單子有問題,款項跟實際支出和收入並不相符,你現在當著劉總經理和肖主任的麵說說看吧,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要是冇有問題,是你汙衊了劉總經理的話,那麼我可為你是問!”

這樣說著,童顏又轉過頭,看著劉紹安說道,“但是如果張副總說的冇有錯,問題確實是出在劉總經理你的身上的話,那麼到時候劉總經理也就彆怪我秉公辦理不近人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