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凡看著吳天,眉頭皺在一起:

“是誰教你這麼說的。”

“誰也冇有教我。”

吳天露出獰笑:

“陸凡,你不會真的以為那天的事情,就這麼算了把。”

“我告訴你,你完了。”

“這個新世界,不會有你的容身之處。”

他冷笑道:

“你要是識相,最好自己乖乖滾蛋。”

“要不然,你會死無葬身之地!”

“哈哈哈哈哈!”

小聲戛然而止!

“哢嚓”骨裂聲,幾乎響徹了所有的耳朵。

吳天脖子直接被捏碎,爆散出一團濃厚的血汙。

腦袋和身體,同時跌落在地。

“我給過你機會,可你不好好珍惜。”

“所以就去吧。”

陸凡冷漠地開口。

所有人都呆住了,誰也冇有想到,陸凡居然會當著這麼多人的麵,把吳天殺死。

畢竟,事情還冇有解釋清楚。

陸凡身上的嫌疑還冇有散去,怎麼就能把人給殺了?

這豈不是更加證實了吳天剛纔所說的那些話?

“你敢如此?”

一名中年男人站了出來,露出怒容。

他是議會的人,吳天也是他親手帶來,給陸凡一個下馬威。

“有何不敢?”

“這是碧落仙子的聚會,隨便一隻阿貓阿狗就敢跳出來,無能犬吠。”

“成何體統?”

陸凡淡淡開口:“當誅!”

“那你也不該殺人!”

“還是青蓮仙境到現在,唯一的倖存者!”

中年人滿頭髮絲飛揚:“你是想毀屍滅跡!”

“死!”

他如一根標槍,筆直地電射而來,“轟”的一聲落在地上,將碧落閣門前堅硬石磚轟成粉末,瀰漫在空氣中。

陸凡當眾打殘拓跋徹,又殺死吳天,他身為議會使者,早已經怒不可遏。

“我殺斬了你!”

男人麵色陰寒,整個人都散發出一股爆炸氣息,渾身毛孔噴出萬千光芒,璀璨如烈日。

“你不是一直都在暗中偷看我嗎?”

-